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正文

许多年来的奔波,实际的心早己疲惫不堪了。然而为人却还须有为在,只是那己不是自己的真我。而能倾吐的,在我看来,孤灯夜下的笔墨自有心底泛起的涟漪在。也许,目下我倘能自主的,也恰仅剩此了,那么就让灵魂的出入以笔墨形式载入这孤灯夜话里去罢…….

12.png

别离。

尽管,我当日别离的那一刻情景至今还没有从记忆中模糊去的原因,我如今是抱怨天也抱怨地的。

我择了城中最是繁华的地段的一隅高楼居了下来,原本是可闹中取静之想,这几日又每每的狂风夹着大雨,窗的外头数十米远的河流便夹泥带沙黄浊地涨了起来。于是,时时地便有一种曾经有过的“望尽楚天一孤鸿”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之所以选择了O地的十八载做出这不轻易的故地情感别离,携妻搂子举家逆流而上到了似曾相识的Y城,仿佛是为自己的情感履历添上些许霜雪般的越发沉沉于心的背后,多半还有生存的希冀暝想与小儿的前途谋划在。

此前的数十个昼夜的苦思暝想、俗谋浅划地定下了这十八载大别离的那一刻,确确骗取了多多熟识、旧交们值钱的不少泪水与感伤,那装好家什临上车的一幕尽管如今己远我而去,可我抹不去当日烈日下那晶莹的闪闪泪花的记忆,更无法挥去我此前O地异样艰辛下所取得的书、画、诗、文、印虚名的别样依恋,如今的确是将彻底地别去了。O地,别了,然而那里毕竟埋藏了我人生最亮丽的青春以及因青春而闪耀着的成就感!

只这一别,能否在新地里依然地有生的乐趣在而教我发奋着,谁又能料呢?

多半的光阴己从身边溜走,我无法确知日后的路途能否有了前路的铺垫而顺风顺水一路好走,抑或万般艰辛的倘需去跋涉也未可知。…………

此际己难觅绿荫,自然没有了山野树梢间蝉的欢鸣与鸟的乐歌。这,倒使我越发往那不轻易的当日的别离景致上往回想去,眼前己模糊地依稀看见那十八载O地无限艰难的拼搏,以因之所曾拥有的一切一切……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总有一个人的出现,会让你觉得人间值得